戏剧

倾诉我给弟弟买车买房被老公离婚外家人却拍手叫好

2019-11-09 04:55:49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倾诉我给弟弟买车买房被老公离婚外家人却拍手叫好

文/大白

这个社会有无数的扶弟魔,或自愿或被逼,或沉醉幸福,或有苦难言。每个扶弟魔的背后都有一个故事。今天,我就和大家说说我的故事。

1

风花唐

我叫万锦,有个弟弟万宝。2015年底,我背着老公用家里所有积蓄给弟弟首付了一套婚房,更在妈妈的哭诉下,用私下代课的钱偷偷帮他还房贷。

2016年5月左右,弟弟由于未婚妻娘家拆迁3套房,对行将成为躺赢的拆二代,弟弟和爸妈商量一番后,决定把婚房卖了,换一辆他垂涎已久的豪车。

我呢,正和老公建成烦恼儿子上学买学区房的事。

最后在屡次劝说弟弟和父母不要卖房无果后,我和建成用市价63.5万复购了我一直在还贷的弟弟的婚房。

为了避免二套房首付50%的缺口,也为了躲避弟弟整日夺命连环催,我们采取了最大风险的方式——车子换房子。

也就是我们给弟弟买了1辆跟房价等价的车子,首付,贷款都由我们出,然后房子弟弟以赠予的方式,过户到我名下。全过程制成合同,在爸妈的监督下完成。

如此儿子念书的问题解决了,弟弟也以最快的速度开上了豪车。

当时我以为捡了一个大便宜,毕竟2套房的首付和车子的首付那可是一个天一个地的差异。再说,我以后也不用再偷偷摸摸给弟弟还房贷,不说压力减小,就是全部人对着建成也松快了很多,不需要再躲躲闪闪。

可就是这样一件贪小便宜走擦边球的事,在2017年1月把我和家人放在了对立面。也是这件事,把我和弟弟的生活炸变了形。

2017年的1月,我所在的6线小城房价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房万房竟抢手,出手稍晚就没有。有2套房的人,身价一下就翻两倍有余,我也突然就成了被羡慕的人。

弟弟对着铮亮的豪车开始长吁短叹,爸妈每次看到我也开始罗唆我占弟弟大便宜了,本来应当开心的我,就这样被他们在心上压了一块大石头。愁闷又憋屈!

可即便我小心翼翼战战兢兢,避免一切可能踩雷的话题,事情还是来了。

2

风花唐

弟弟和准弟媳本来计划2016年底结婚的,后来由于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,婚事一直推到了2017年1月。恰恰这个时候房价开始翘头,准弟媳也从一开始的有没有婚房无所谓到必须有婚房才结婚,狠狠打了弟弟和爸妈一个措手不及。

弟弟和爸妈他们是典型的窝里横,横不过准弟媳,就每天过来磨我,让我把房子还给弟弟,或把我和建成之前住的房子过户给他,还说他们不挑。

小两百万的房子,在他们嘴里像是菜摊上附送的葱蒜。他们不挑,我该感恩戴德!

我让弟弟把车子卖了,这样一转手付个小户型的首付还是没问题的。没想到弟弟还没说什么,我妈不干了,说现在谁不知道她出门都有好车接送,这车子要没了,她以后还怎样出门见人。

这就是我妈,虚荣自私到极点。

我们这边还没商量出个主张,准弟媳跟他人闪婚了。弟弟受不了这个打击,也不找准弟媳理论,开着他拉风的豪车离家出走了。

爸妈从傲娇的拆二代公婆跌落到准儿媳花落他家,儿子离家出走,在两重打击下,纷纭病倒,每天不是让我出去找弟弟就是各种狠毒谩骂。

好像弟弟没结成这个婚,不是他们小心眼贪准弟媳的房子,倒是我贪了弟弟的房子,搅散了他们的婚姻,害得他们现在一无所有。

他们完全不记得当初我和建成是怎样苦口婆心地劝说,也完全看不到我每天陀螺一般,单位,家里,医院轮番统筹的辛苦,更加不会念起这些年我为他们付出了多少。

3

风花唐

说来可悲,当年我铆足了劲考进现在这所重点学校当老师,来报到的时候,不是单身1人,而是携家带口。

爸妈弟弟争前恐后要跟我在市里安家,只一心一意要做城里人,全然不顾我工资够不够,新工作适不适应。他们摆出一副老佛爷的派头,坐等享福。

赡养爸妈是义务,他们不说我也会做到。只是弟弟一个四肢健全的成年人,既然进城了,为何不出去找份工作?

我跟爸妈略微提了一下,让弟弟出去找工作。弟弟没开口,妈就开始瞪眼,扔筷子摔碗,骂我无能,从姐姐本就要照顾弟弟,说到当初要不是弟弟把读书的机会让给我,哪有我的今天。

其实就一句话,我的一切都是弟弟的,弟弟是我的天。

我埋头吃饭,不反驳不接口。由于这样的话她不但从弟弟出生就开始说,而且我不能反驳,1反驳,小时候是棍棒上身,长大了,是唐僧念经。反正她势必要把我的每一丝反骨打压在萌芽状态。

所以,就算被她说得两耳朵冒油,为了避免被念疯,我还是乖乖听着,只是有时候听很多了,我都要信以为真了!

刚做老师,收入都不够一家人糊嘴的,更不要说房租水电等其他开支了,我是削尖了脑袋做兼职。

这样努力奔走的我,常常在清晨回来的时候撞上妈妈给弟弟做夜宵。固然没有我的份,我家一向如此,我也早已习惯,只是偶尔会闻着她们热火朝天飘散出来的香味,胃里绞痛,可能是身体的自然反应吧。

所幸爸爸找了一个保安的工作,略微减缓了我的养家重担。

妈妈虽然不工作,但她以最快的速度融进了这座城市,每天广场舞跳着,老姐妹们花园采风赏花走起。弟弟跟在妈后面,负责给她们拍照,顺便在手机App上直播夕阳红的不老青春。

听妈说很火。至于赚了多少钱,我不知道。随便1问,就能被我妈横眉竖眼,一通说教。让我甭眼馋弟弟的钱,没门。

说不生气是假,我的钱就是弟弟的,弟弟的钱,我却连问的资历都没有!

现在弟弟离家出走,责任又堆到我头上,我实在不知道我要怎样,她们才满意?为了弟弟,我已竭尽所能,每天小偷一样偷偷摸摸,背着建成,蚂蚁蚕食一样透支着自己和建成的收入,千方百计地补贴他,这样都不够,难道要我把自己的日子双手奉上给弟弟,他们才甘心?

很多时候,我也扪心自问,明知道她们利用我,对我敲骨吸髓,为什么还愿意做24孝好女儿?是血缘吗?是吧,又或仅仅是想从父母那里取得蜘蛛丝那般细微的疼爱吧!

4

风花唐

2018年的5月,弟弟回来了。

爸妈欢天喜地的把我和建成叫回去,狠狠地给弟弟整治了一桌好菜。席间妈妈更是数度梗咽流泪,抚摸着弟弟说瘦了黑了,在外受苦了,让我和建成以后一定要好好照顾弟弟。还强调只有这么一个弟弟,千万不要外道。

我和建成呵呵应和着。弟弟突然从头发丝缝里抬眼,说:姐姐,姐夫,你们给我买套房吧,听说你们现在有3套房,给我买套房还不是小意思。

说来挺机缘偶合的,由于买弟弟的房变成了买车,首付款从缺口一下子就变成了盈余,我一时冲动又买了一套四十平的小公寓。实在是小时候家里没地方睡,被打发出去借宿弄怕了。

房价涨的时候,我就知道要糟,拿房的时候乃至乔装打扮了一番。我是真怕碰到熟人,结果就是寸,碰到一个邻居,现在弟弟明显是从她那知道了。

只是他说这话的酸味满屋子都能闻到,怎样品也是来者不善的意思。

可我跟建成每个月除付两套房子加车子的贷款,还要给两边老人生活费,已非常力不从心了,哪里还有余力给他买房。

再说当初我是花钱买了自己的房子好吧,反反复复掏钱难道还掏坏了。

一场拂尘宴不欢而散。

5

风花唐

而经历过弟弟离家出走的爸妈明显成了惊弓之鸟,他们这次不是一哭二闹了,直接奔上吊,每天把我叫去,一副不给弟弟买房他们就死我眼前的横样。

我一边恼恨爸妈无边界的宠溺弟弟,一边后悔当初买了他房。只是后悔明显已来不及,还是解决问题为要,我问弟弟,车呢?

弟弟说:让你给我买房你就打我车的主张,我一年多在外不要吃不要穿啊。那车我换钱了。

几十万的车子被他说的轻描淡写,好像在说今天天气不错。

我没他那么淡定,惊跳起来,说:我还在还贷款呢,你怎样变卖了?

弟弟嗤笑起来,你咋这么一心钻钱眼里呢,是人重要还是车重要?再说,你还贷款是你的事,反正我一分也捞不到。

这一刻,我有点不认识这个朝夕相处了小3十年的弟弟。

虽然他有很多坏毛病,但一直跟我的感情还不错,当初准弟媳要婚房,他也没逼过我,现在回来一趟怎样如此刻薄自私。

但当时不允许我多想。我建议他先出去找个工作,他的摄影好,之前也鼓捣过小视频,现在不管是做摄影师还是网络直播都挺合适他的,再说工作了,忙起来人也开阔些。

弟弟却像炮竹突然炸了。他站起来来回走动,对着我挥舞着胳膊大叫:让你买房子,不是听你讲大道理的,不买房就给钱,把我卖给你房子的差价给补上。

爸妈在后面猛点头,一边劝弟弟不要生气,一边让我赶忙把房子上涨的差价补给弟弟。

这个时候,我不是肠子悔青了,是有点仇恨爸妈和弟弟了。我说那套房子本就是我掏钱买的,贷款也是我还的,等因而我拿着我的钱,再买了一次。而且那个钱已经给弟弟买了车,不说钱货两清,但就我左手倒右手,也不需要补差价啊!

可爸妈弟弟明显没觉得,他们异口同声说,买给弟弟的就是弟弟的,不存在什么左手倒右手,亲兄弟更要明算账。

这次,我不是完全无语,是心有点灰。

但是我还是提出可以把那套小户型的房子给弟弟住,一直住到他买了房为止。可他们谈都不谈,只抱住1句,要末给房要末补差价,其余免谈。

6

风花唐

终究,我还是屈就在爸妈就这么一个弟弟的念经中,说通建成用房子抵押贷款了二十万,转给弟弟,我以为这是我的极限。却不想这仅仅是弟弟挑战我极限的开始。

2019年2月,弟弟又开始跟我伸手要钱。这时候我才知道给他转的钱,他根本没有去买房,至于做甚么了,问不出来。

我不给,弟弟竟然威逼要去法院告我非法侵占他的财产。

我问他是不是遇到了甚么难事?我可以跟他一起面对的。

他说没有,让我赶紧备钱。

我又去问爸妈,弟弟最近有没有被电话轰炸或短信密集,他们非常不耐烦的说没有,让我不要找借口赶忙准备钱给弟弟。

恨吗?恨,这个时候我开始恨弟弟没完没了的折腾,恨爸妈不作为只一心一意为弟弟推敲。

不过不管他想怎样,我都不能让他真的把我告上法院。这类事一旦上了法院,对外人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。

我调出当初给他买婚房首付和车子首付,和每一年贷款还款的流水,还有当时车子换房子的合同,让他看,说:所有的费用都是我付的,有记录有证明,你拿甚么告,1张嘴吗?法院可不是妈妈,你说甚么它听什么,法院是讲证据的地方。

弟弟明显没想到这出,夺过打印件就撕,边撕边嚷嚷老子还不信了,老子去网络上黑你,不信网络还要老子出证据,到时让你所有的学生看看,你是怎样道貌岸然的伪君子。

弟弟疯了。

此刻,我生撕他的心都有,但为着名誉,我还是找他一遍遍劝说,但每次他就一个要求,给钱,给钱。不给钱就是各种砸东西,有一次乃至掐我。

面对疯狂的他和准备好的扭曲的小视频,我只能一次次让步。

果然威逼的事只有零次和无数次的区分,人的贪婪一旦被激起,就会星火燎原一发不可收拾。

7

风花唐

现在弟弟已不能跟我好好沟通了,他和我见面只有一件事,拿钱和给钱。看着他愈来愈癫狂的模样,还有爸妈在一边宝贝疙瘩一般庇护的慈蔼样,我有好几次乃至想一了百了。

是真的太累了,我每个月的收入有限,要瞒着建成,还要应付弟弟愈来愈庞大的胃口,和永久眼里只有弟弟的爸妈。

终究,事情还是暴露了。

建成爆怒,他问我这些年,明里暗里补贴了多少外家,居然房子还左手倒右手,大几十万的钱,付一次不够还付两次,最后还来个补差价,真是当他是取款机啊。

不管我怎样哀求,建成坚决离婚,说:既然是扶弟魔,就跟他一起生活吧。

我想帮弟弟吗?也许之前是真心想的,毕竟是亲弟弟,何况从小被灌输弟弟是“天”的思想。现在心里也是想帮他的吧,但更多的是被胁迫,怕我多年拼搏取来的那末一点点成绩被他倾覆。

于他不过动动嘴皮子,于我却是活下去的根本。我受够了小时候没钱受阻的生活。

我跟弟弟爸妈说了现状,奢望他们能理解我,放过我。可奢望永久是奢望。

他们不但没同情理解我,弟弟更是拍着巴掌大笑,说:好,离婚多好,怎样也能分两套房,到时候房子一套给我,一套给爸妈养老,你呢,再找个人嫁了,简直三全其美。

看着弟弟手舞足蹈的样子,我都木了,问:我儿子呢,他怎么办?

弟弟挥手大笑,说那算什么事,留给他爸爸就是了,亲生的还能虐待不成。

我看向爸妈,他们竟然点头附和。

我口干舌燥,无话好说。

8

风花唐

隔天,我整理好行李回了外家的门,称他们的意。

在外家住了一个星期不到,我举.报了弟弟。

他吸.毒。

弟弟自以为吸得隐蔽,不想他这么多年早被爸妈捧大了胆子,在自己家再隐蔽也带着放肆。

何况我是刻意回来监视他的。

从他回来后的种种迹象表明,他出走的这一年肯定是摊到事了。我曾以为是套路贷,然而从卖车子,死命向我要钱,直到后来他的歇斯底里,完全不顾我的死活,我才知道方向错了。

通过渐渐的视察,我判定他在吸.毒,只是爸妈太保护他,拐弯抹角没用,直言,估计他们要把我捅成窟窿。

后来被逼墙角,我只能顺着他们的情意搬回娘家,寻觅证据。

弟弟被抓了,我被爸妈扇耳光赶出家门。他们说倒了八辈子血霉,才生了我这么一个胳膊往外拐的女儿,为了不帮补弟弟竟祸患老万家唯一的命根子。没人性,丧天良。

我自私吗?不,是为了生活本能的断臂求生吧!

明知是死局还心甘情愿被拖下悬崖,那不是爱,是傻。我下有孩子,上有父母,身边有老公,哪怕被父母恨一生,我也要挥剑自保。

至于弟弟,他出来后,如果我有能力,我依然愿意在力所能及的时候帮他一把,但条件是他自立。

我也找建成深谈了一次。这么多年,我骨子里的自卑和贪恋父母的爱,让我对着父母和弟弟一而再的妥协再妥协,对他的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影响。但多年夫妻,让他看在儿子的份上,再给我一次机会。

当然,我也会直面那些从小深入在心上的烙印,直视那些自卑的渴望的深层心理,学会父母不爱,自己爱自己。

我知道,只有揭开了流脓的疮疤,挤掉毒液,伤口才能重新结痂,蓄积再次前行的气力。

(全文完)

我们生来就带着原生家庭的烙印,有的人带着幸福的模样,而有的人则带着遍体鳞伤。

有的人用童年治愈一生,有的人却用一生治愈童年。

就如今天故事中的万锦,即便结了婚生了孩子,仍然没法摆脱嗜血的原生家庭,被伤害,被索取,被消耗。

她的仁慈和付出,被爸妈和弟弟视为理所应当;她的妥协,换来了更加肆无忌惮的伤害。即使有铁一般的内心和庞大的经济实力,到最后也注定被掏空耗竭。

小时候,我们无力反抗;长大后,却不能再任人摆布。

唯一能做的就是自救,接纳不被爱的现实,拥抱曾受伤的自己,抚慰自卑的心灵。然后,竭尽全力挣脱束缚,解救那个被原生家庭绑架的自己,自我疗愈,努力奔跑,重获自由和幸福。

人心不可测,当爱的法则失效后,划清界限便是理性的现实主义法则。

吃了伟哥是什么感觉_吃了伟哥是什么感觉?金戈让他做回真男人!

伟哥的成分作用

万艾可真的那么有效果吗?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